拟把疏狂琴声微醉2016-02-23

    古琴的审美特征,很多时候都是契合了历史大环境,以及当下社会文人的一些价值取向。我自己倾爱的琴曲很多,但是《酒狂》无疑是较特殊的一曲,即使放在古往今来浩大的古琴曲库中看,它都散发出一种异样的光彩。曲风张扬,情感激越,在以崇尚中和,清和恬雅为主流的古琴文化传统中独树一帜。
    阮籍,傲然独得,任性不羁,借着酒醉的混沌,清醒的抒发了一把真性情,哪怕它生活萧索。
    每每弹到这首曲子,我总能跟学生聊到琴曲之外的东西。有时是反观自身,有时是纵览时下,更多的是问古寻幽。现下的社会,人欲横流,斗转星移式的变化更新,试问有几人能过得清明,守得了内心。自持、自定,是一种坚守,也是一种修为,脱得了凡尘,也近得了俗世。请一定记得最初的自己是谁。
    我不太习惯阮籍的疏狂图醉,在我的琴声里,我们喜欢微醒浅醉。
上一篇:没有了     下一篇:节奏是音乐的灵魂     << 返回上一页

乐结为友 教学相长 独僻静室 于熙攘浮世 云和古琴

微信扫一扫
关注该公众号